我眼中花古村的改變

發布日期:2019-10-15 新聞來源:本站

20198月,我再次來到了花古村,從未想到我第二次到花古村是以這樣的身份——集團公司派駐花古村扶貧的第一書記,現在還能依稀記得20164月我初次到花古村參與貧困戶結對一幫一活動的情景,不禁感慨,在省供銷社的指導下、集團公司的幫扶下,花古村早已不是記憶中的樣子。

一、基礎設施的改善

1.交通道路條件改善。猶記得第一次來花古村,山路十八彎,暈乎乎的還沒回過神,一陣顛簸,瞌睡也醒了。三年前年從普雄到爾賽的進村道路,還是坑洼不平的泥土路,路窄彎急,有些地方路面還存在垮塌現象,只能乘坐高底盤的越野車,顛簸約一個小時才能進村;這次進村,只見到一條又寬又平的瀝青路,普雄到爾賽車程不僅縮短了半小時,還開通了固定線路班車,村民交通出行條件得到極大改善。

2.生活居住條件改善。2016年初到花古村時,村內居民多數居住在自建房屋,生活設施簡陋且經常停電,二組村民居住在離村委會步程一小時左右的山上,生活條件極不方便;如今大多數村民住進了新家。隨著工作的深入,我了解到,村內貧困戶家庭和部分房屋存在安全隱患家庭均實施了易地搬遷、彝家新寨和危房改造,保證飲用水入戶和家庭用電入戶,同時向搬遷入住彝家新寨的貧困家庭贈送了電視、沙發、衣柜等六件套家具,村民基本生活需求得到了保障。

3.其他基礎設施改善。此次重回花古村,我看到了集團公司捐建的大量便民基礎設施,如太陽能路燈、村幼兒活動扶梯、彝家新寨過河便橋護欄,村內主要場所、居民生活區及路邊安裝的垃圾桶等。村黨員活動室得到了翻新改建,公共洗浴室也修起來了,村民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了。

二、生活習慣和衛生條件的改變

2016年村民衣服臟、頭發亂、飯前不洗手、舀湯吃飯都只用一個馬什子,飯后一群人聚成一圈席地而坐喝著啤酒、抽著煙等不文明、不衛生的生活習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現在村民已基本形成自覺洗澡、定期清洗衣服的良好生活習慣。從我接觸、了解中發現,自集團公司幫扶花古村以來,村里每月開辦農民夜校、舉行村民大會不斷向村民傳播文明生活習慣,同時建設公共浴室等基礎衛生設施為村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,村民從思想上認識到了文明生活習慣的重要性,從行動上不斷向文明、衛生的行為靠攏,村民的基本素質越來越高了。

三、思想和精神狀態的改變

還記得16年來到村里的時候,多數村民還聽不懂普通話,交流較為困難,村民大會上領導說一句普通話,村干部幫忙翻譯一句。

而現在,在國家的支持和我們的幫扶下,村民從思想上認識到了學習的重要性。為了使下一代有更好的生活,村民都支持孩子們上學讀書,開拓眼界,靠知識走出貧困。如今,花古村開辦了幼兒園,3歲以上兒童即可到村幼免費學習;715周歲兒童免費義務教育,適齡兒童入學率已達99%;教育部派駐了幼教員,教授普通話同時培養孩子們良好的生活習慣,并鼓勵以小帶大——讓孩子教大人講普通話,讓孩子將好的生活習慣帶回家中。

16年的時候,村民“等靠要”現象很普遍,如今通過教育宣傳和就業指導等扶貧措施,村民從思想上改變了以前的懶惰習性。具備外出務工條件的人群,接受了農民夜校提供的技能培訓,外出務工人均收入已達3000元/月;不具備外出務工條件的人群,村內提供公益性崗位,就近務工,使他們能靠自己勞動改善生活條件,提高生活水平。

四、村集體經濟產業從無到有

集團公司幫扶花古村以來,村集體經濟產業從無到有的發展起來,在集團公司派駐第一任書記謝波和第二任書記蔣剛的努力下,成立了村養殖專業合作社和種植專業合作社,先后帶領村民發展起養雞、養蜂、種植茭白等產業。村致富帶頭人阿別小平已建成規模2000只的跑山雞養殖場,周產綠殼雞蛋達一萬枚;村養蜂合作人養殖中華蜂40箱,年產蜂蜜60斤左右,產值約6000余元;整合村集體空置資產,轉租羊圈等,年租金收入1500元;2018年度,村產業發展集體經濟收入近2萬元,已超過國家脫貧標準集體經濟人均3//年標準線。

這些實實在在的改變,令人欣慰,也對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我必將傾我所有,盡我所能,認認真真完成集團公司給予的重任,踏踏實實做好每一份工作,希望花古村越來越好。


CoypyRight 2020-2026 四川棉麻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掃描二維碼
獲取來訪導航路線

辦公系統

客服電話

免費通話

028-86624791

官方微信

返回頂部

返回頂部
久久亚洲中文字幕乱码